笔名风泠。
高三最后冲刺中,预计暑假回来学排版~
坑不定,目前没坑。
 

[ 瑶曦 ] 剑伤

>>一段往事。
>>瑶臣无差,短篇,521的糖。
>>已经确认心意。

  姑苏蓝氏承办清谈会,是百年来的第一次。
  想来围观的修士很多,蓝家印制的请帖却不多,只往各大世家送了一份,又邀请了一些闻名的云游修士。仅仅是这样,加上各家来的小辈,对云深不知处已经算是很大的热闹了。
  但到底还是在云深不知处。
  云深不知处素喜静,因而虽没有明令说不许喧哗,各家仍都甚觉拘束,其中又以各家小辈为首。
  为免无趣,由泽芜君提议,至晚时众人同去离姑苏不远的鹊山一脉夜猎。这提议一经提出,便取得一致通过。
 
  夜猎时众人自由结队,感情好的人就一同夜猎,所以很快众人便分散在一脉山系中。
  兰陵金氏除去随行人员,只来了金光瑶和金凌两人。而云梦江氏来了江澄和近年一直为江家做事的那位得力客卿,江澄是金凌夜猎必陪在身边的,自然就凑成了一个三人行。
  姑苏蓝氏人稍多些,一众小辈都要和蓝曦臣一起,正小声叽叽喳喳的时候,就看见金光瑶向蓝曦臣这边凑来了。
  三尊自赤锋尊死后,敛芳尊与泽芜君交往日渐密切,此时金光瑶来找蓝曦臣也挺正常,只是蓝家小众一辈平均不过十一二岁,没有大人跟随是肯定不行的,而蓝忘机自进山后就独自走开了,蓝曦臣只能将他们交付蓝启仁看管。
  终于将他们安排好后,蓝曦臣才和金光瑶出发。

  夜猎有以凶灵为目标的,有专门奔着诡异事去的,而他们此行的鹊山一脉却有所不同。
  鹊山居南,为南山经之首,山上多黄金白石,更引人的是各类灵兽。
  蓝曦臣和金光瑶两人并行,一路走着,除降了两只诸如旋龟之类的小兽之外,再未碰到什么大风浪。大抵是今夜的运气不太好,两人也不在意,明月指路下便随意聊了起来。
  金光瑶道:“姑苏酿酒为一绝,这次清谈会供的酒果真名不虚传,二哥不喝真是可惜了。”
  蓝曦臣颇为认真:“家训如此,不可违背,阿瑶便当是将我那份也尝了吧。”
  四周再无他人,金光瑶便自主勾了蓝曦臣的手握着,蓝曦臣微微一怔,并未挣脱。不久之前,他们才确认彼此心意,蓝曦臣还不习惯如此,金光瑶就找着机会便循循善诱一番。
  金光瑶握着蓝曦臣的四指扣在手心,心情更好,“明日回去时二哥可要记得给我捎上……小心!”
  他话音未落,一把推开了蓝曦臣。
  “怎么了?”蓝曦臣被推的踉跄两步,他尚未反应过来,下意识祭出了自己的佩剑,光华流动下却并未见着什么危险之物。他将剑握在手中,回身去看金光瑶,却找不到人了。
  一声惊呼传来。
  “……阿瑶?”他又试探着喊了一声,方才那声惊呼分明是金光瑶的声音,他却环顾四周都找不到金光瑶半点影子。
  他又连着喊了几声,仍然没有回应。按照金光瑶的应变之力不至于面对什么灵兽毫无反抗,除非从一开始就失去了抵抗能力。
  想到这里蓝曦臣有些着急了。他干脆点了火符,刚想让纸人去寻,便听见金光瑶的声音从右边传来,“二哥,我没事!”
  蓝曦臣寻着声音过去,一片半人高的草遮住了一个不知哪来的大坑,他丢了火折下去,照见金光瑶满面尘土的样子。土坑算得上大,深度也不小,金光瑶有些狼狈地坐在底下。
  蓝曦臣忙跳进坑里,半跪在金光瑶面前,有些着急地问,“没事吧?哪里受伤了没有?”
  金光瑶笑了笑,摇头,“二哥是我的幸运符,没事呢。”
  蓝曦臣不理他的玩笑,又问:“刚才是怎么回事?”
  “是鹿蜀。按理说鹿蜀一向脾性很好的,不主动招惹人,今天这只也不知道发什么疯,我发现它时它已经朝着你袭来了。”
  “可能是刚从别人手里逃脱,”蓝曦臣猜测,“鹿蜀这样的好东西,若哪家人见着它必定不会放过的。”
  一边说着,蓝曦臣一边替金光瑶检查身上有没有受伤,金光瑶说自己没事他还不放心,结果这一检查就真的检查出伤来了。
  金光瑶的腹部在渗血,已经染红了他的金星雪浪袍。蓝曦臣小心抽了他的腰封,慢慢将人上半身衣袍褪了下来。
  受伤之处在腹部,三道爪痕深可见骨,受伤处的血已经是黑色。金光瑶见蓝曦臣着急便解释,“那东西来得太快,我没来得及反应便被它伤到了。不过不是很严重,包扎一下就没问题……”
  他的话还没说完,便被蓝曦臣的动作打断了。
  蓝曦臣俯首于他腰腹之间,一口一口吸了他受伤处那些黑色的血吐在一旁。黑色的血是鹿蜀锋利爪子上带的毒,幸而只是小毒,不会危及性命。
  “下次不许再瞒我了。”蓝曦臣道。
  “……好,下次一定第一时间跟二哥说我好疼,疼死了。”金光瑶从善如流地应答。
  蓝曦臣不理他的应付,替他简单处理了伤口,又撕下自己衣袍上一条布暂时替他简单包扎。做完这一系列事,蓝曦臣还想再说什么,却被金光瑶身上又一道剑伤吸引了注意。
  看起来是陈年旧伤了,疤留在小腹斜上方,虽然早已愈合成疤,仍能想象出当时的痛楚。蓝曦臣指腹磨上去,问道,“这里还疼吗?”
  “好疼,疼死了!”金光瑶迅速回答。
  “……怎么弄的?”
  “哎呀这个说来话长了,多亏了这道伤,我当年才能在温若寒身边立足呢。”

  这道疤是在射日之征的战场上留下来的。
  彼时金光瑶改名换姓去了温家,虽然小有建树但一直不得重用。
  那日在临近姑苏的战场,温若寒在战场后方坐观全场,不知哪里飞来一柄灵剑,目标直指他。
  擒贼先擒王,温若寒如果就这么倒了,温家也就没多少时日了,而对于还没斩头露角的金光瑶来说并不是好消息。他当时就在温若寒身边不远处,眼见情况紧急,便扑过去替温若寒挡了那一剑。
  金光瑶身上的薄甲根本抵挡不住灵剑势如破竹的力量,剑没入他身体,痛得他当场就倒了下去,闭眼前看见的是温若寒的脸。
  醒来时躺在主帐里,身上缠着上了药的纱布,伤处还在一阵阵的疼。他环顾四周,温若寒就坐在离他不远的桌边,见他醒了,问,“你叫什么名字?”
  自那以后,金光瑶再努力几回,便一路青云直上,很快就站到了温若寒身边。
  因而金光瑶虽时有后怕当场送命,却也感谢这一剑给了他机会。若不是这一剑,他后来也不会有机会在射日之征最关键的时候给予温若寒致命一剑。
  他替他挡了那一剑,迟早都要讨回来。在最正确的时候讨,又让自己名利双收,可谓“置之死地而后生”了。
 
  金光瑶说得平静简单,还赞叹两声,“不知道是哪个厉害人物的剑,那威力真大呀,差点让我当场送了命,以后也就见不到二哥了。”
  蓝曦臣听着,心里却掀起巨大波澜。
  彼时蓝氏战场临近姑苏,蓝曦臣对金光瑶说的这一剑很有印象,因为这所谓的“厉害人物”,根本就是他。
  蓝曦臣还记得那时场景,他给自己灵剑倾注了百分百的灵力,下了命令直奔那温家家主而去,要他必死无疑,却不知道哪里扑出来一个不要命的替死鬼,让温若寒躲过了一劫。那时战场混乱,蓝曦臣看不清这半路杀出的程咬金是谁,只道失了一次机会可惜,却没想到这“不要命的替死鬼”竟是金光瑶。
  如果当时金光瑶没有那份命大的幸运……蓝曦臣不敢想这后果。
  蓝曦臣指尖再度摸过这道疤,声音有些涩,“阿瑶说的那厉害人物……恐怕是我。”
  金光瑶一怔,刚想开口说什么,蓝曦臣又道,“以后我的剑,绝不会再伤你半分了。”
  “好啊,我信二哥,二哥怎么会伤我呢。”金光瑶笑着勾了蓝曦臣脖子,赖道,“受伤了走不动了,要二哥抱我回去。”
  蓝曦臣心里还想着那道剑伤,他点头,小心替金光瑶整理好衣衫,一下横抱起他,踏着剑飞离了这天坑。
 
终。

①结局大家都懂的,蓝曦臣最后还是违背了他的诺言。
②关于《扶桑引》的一点小通知,因为前文整改更新推迟,之后应该会一发完结。

全文链接
 
 
 
评论(5)
 
 
热度(83)
 
下一篇
© 风没南泠。|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