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名风泠。
高三最后冲刺中,预计暑假回来学排版~
坑不定,目前没坑。
 

[ 瑶曦 ] 扶桑引③

°又名“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大约是个中篇,HE保证。
°是个倒叙,按照十三年前原文时间线。
°瑶曦瑶无差。

前文链接:
楔子&汉广第一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

素冠第二
我心蕴结兮,聊与子如一人兮

子衿第三
  蓝曦臣离开姑苏时本就带了轻伤,又是躲杀又是落水,几番折腾下来终于病倒,脸上烧得通红,睡着在榻上也不安稳。
  窗外还在下小雨,孟瑶就守在榻边,隔半个时辰给蓝曦臣换一次凉巾。
  虽然蓝曦臣一直没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但一个世家被这样欺压,消息早就传到了云梦,孟瑶自然也是知道的。
  孟瑶一边守着蓝曦臣,心里却已想了很多事。他正望着窗外小雨出神,就听见耳边发出一声呢喃。
  声音模糊听不清楚,孟瑶一回头,便看见一小滴水从蓝曦臣的眼角滑落,浸湿了一小块枕头。他没醒,呼吸还平稳,睡姿也算端正,却有三三两两的眼泪落下。
  是梦到云深不知处了吧?孟瑶心里猜着。他和蓝曦臣相处这几天,蓝曦臣虽会紧张、着急,但还没有过这样的示弱,情绪一直都算得上稳定,他也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少年,已经算不容易。
  孟瑶用布替蓝曦臣拭了水痕,又去将抓来的药熬上,窗外的雨才逐渐停了。
  无月无星,此时已经入夜。倦意上涌,孟瑶便在不知不觉中伏在榻边入了梦。

  后半夜弯月露了面,一只纸雀撞在被孟瑶糊得严实的窗户纸上,扑棱几下却怎么也穿不进来。
  屋里药香弥漫,石炉还在小火下煎着药,一片静谧。
  窗外纸雀又不知疼地撞了两下,孟瑶本就睡得不沉,这一下便醒了,从双臂中抬起头才发现自己就伏在榻边睡着了,他赶紧站起来,走到窗边推开了窗。
  纸雀一下撞进孟瑶怀里,他吓了一跳,以为又是温家人,拎起来刚想扔了这纸雀,纸雀却在他手上变成了一封信。
   “那是给我的。”身后人的声音突然响起,孟瑶回头一看,蓝曦臣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了,此刻正坐在榻上,虽然衣衫有些不整,气色已经好了许多,烧应也退了大半。
  孟瑶将信递给了蓝曦臣,又点燃了案上的灯盏,打开炉盖嗅了一嗅药,拿木勺搅了两把,重新合上了炉盖。
  做完这一系列事,他又看看榻上的蓝曦臣。蓝曦臣已然看完了信,他的神色凝重了些,半天才开口,“我该走了。”
  “又发生什么事了吗?”孟瑶问。
  “家里在催我回去,应是有什么急事,信里没说。”蓝曦臣答。
  孟瑶点了点头,眼下温氏横行,蓝氏被如此欺压不可能无所作为,应该是有了什么计划。他还未及深思,蓝曦臣又开了口。
  “你如此尽心帮我,现在温家人恐怕也不会轻易放过你了……”他顿了顿,有些犹豫夹着不好意思, “可云深不知处已毁,家里大小事务繁多,一时间我也不能带你回去护着你……”
  孟瑶见他心有歉意,也不甚在意,挥了挥手道,“我已经有打算了,蓝公子不必替我烦心。”
  “ ……也好,孟公子还是要多加小心。”
  蓝曦臣话毕,望着窗外还黑着的天不再说话。
  孟瑶将药盛进碗里,端至榻边,就顺势落坐在榻沿上。他盛了一勺递到嘴边吹了吹,凉了热度才送到蓝曦臣唇边。
  蓝曦臣有些讶异神色,他看了眼孟瑶,吮尽了汤匙里的药汁,还未等孟瑶收回手便将碗接了过去,“不劳烦孟公子,我自己来吧。”
  孟瑶轻巧一笑,将碗和汤匙都给了他,“蓝公子喝了药再休息两个时辰,天亮再走吧。”

  蓝曦臣走时天刚亮,街道上只有稀稀疏疏的几家早起的铺子开了门,传出些米汤面点的香味。
  孟瑶一直将他送到临近莲花坞的码头。江家防备得严,这里也相对安全。
  短暂几日相处,孟瑶对蓝曦臣其人好感很高,他本想临别时赠他点什么东西,算作相识一场的纪念,却到蓝曦臣乘舟离开之时也未想好,只能作罢。
  蓝曦臣负手立于舟上,同他道, “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蓝曦臣走了不久,云梦江氏也惨遭毒手,温家人又记仇,追孟瑶追得很紧,本来相对还算安全的地方如今也不能久待,孟瑶清点行装便离开了云梦。
  四家联手的消息不日便传出,各家都在招兵买马寻求能出力的能人义士,孟瑶不想无为一生,自然也不会错过机会。
  眼下姑苏蓝氏、云梦江氏都伤亡惨重,兰陵金氏将他拒之门外,最好的也是唯一的选择便是清河聂氏。孟瑶打好了算盘,定要在清河聂氏做出一番成绩,让金光善看见他,认他回金家。
  他是真心想做好,不想叫他逝去的母亲失望难过,因此每次出阵都不要命般冲在最前面,也总是细心地留下来善后。可无论他怎么做,身边却总伴随着非议,所有努力都没有认可,收获的不过是旁人一句“娼妓之子”。
  只有痴痴的努力是没用的,孟瑶认识到,有些事情非手段不可。
  他仍然努力,做好所有他能做的事,甚至让聂明玦也从旁人口中知道了他。别人欺压他时,他虽不出言顶撞只默默承受,却无时不在寻找机会。
  偶然碰到聂明玦那天,他终于等来了机会。不需要他去添油加醋说什么,只需顺水推舟的一个表情,那些欺压他的人便得到了教训,而他也因此受益。
  走到这一步接下来都变得容易。孟瑶心中仍认为只凭手段是不行的,对于聂明玦来说,还是要用真实的表现来说话,所以他仍和从前无二,认真、细心、努力。也如他所愿,聂明玦越来越器重他,不久就将他调到了自己身边。

  孟瑶没想到再见蓝曦臣会是在河间,聂家的主战场。
  彼时他已经是聂明玦身边的重要人物,接见过不少来河间与聂明玦会晤的各家修士。
  很多人都知道孟瑶这个人,因为金光善,也有很多人瞧不起他,还是因为金光善。
  偏偏这些人里从一开始就没有蓝曦臣。
  孟瑶心细,别人如何对他,即便不明说他也全都看在眼里,那些修士一个个是如何表现厌恶嫌弃他的,他都看得一清二楚。而蓝曦臣,他接过他递的茶,并无讲究,立刻低头喝了一口,开始侃侃而谈。
  不仅仅是他自己,孟瑶看到平常不苟言笑的聂明玦与蓝曦臣说话时也颜色和缓,心里对蓝曦臣的印象更好几分。
  对他恶语相加的人太多,他不耐去一一记着,但蓝曦臣的好,即便不是只对他的,对他而言也弥足珍贵了,他全记在了心里。
  等到那些令人生厌的修士终于都走光了,他才被搭了话。
  蓝曦臣说:“可巧,你居然到了明玦兄下。”
  聂明玦意外,追问下去,孟瑶便笑道:“泽芜君,我是见过的。”
  他称他泽芜君,既是有意尊称,也带了自己的欣然在里面。

  蓝曦臣不愿多说他便也不说,三人时而正事时而闲谈打发时间倒也快。
  此番相处虽短却和初遇是完全不一样,蓝曦臣和聂明玦时而聊起从前旧事,让孟瑶对他了解更多也更不一样。
  唯一没有变化的是孟瑶心里对蓝曦臣的定位。
  如果能做得了长久朋友,千万要珍惜。因为他值得。

TBC.

蓝二会哭,蓝大也会的,私心。
写着写着发现了前文有时间BUG,已修正。
这一章的后半篇主要是对瑶妹心理变化开始的一个叙述,加刷一点好感度,非洗白,主要还是我自己的理解。

感谢你读到这里。

全文链接
 
 
 
评论(8)
 
 
热度(63)
 
上一篇
下一篇
© 风没南泠。|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