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名风泠。
高三最后冲刺中,预计暑假回来学排版~
坑不定,目前没坑。
 

[瑶曦] 扶桑引②

○ 又名“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 大约是个中篇,HE保证。
○ 是个倒叙,按照十三年前原文时间线。
○ 瑶曦瑶无差。

一场非常规初遇,一个超正直kiss。

素冠第二 

  云梦多水泽,初夏小雨淅沥,不过翩翩少年郎年纪的蓝曦臣正乘舟湖上。

  撑着的纸伞边角有些磨损了,蓝曦臣甚为规矩地坐在船头,伞收拢靠在脚边,小雨落在他脸上,洗去了风尘。

  如今的温家如日中天,竟霸道至逼蓝家人将云深不知处一把火烧了去。蓝曦臣肩负重任,却逃得甚为狼狈,一直到了云梦境内才稍稍放松了些,不再御剑而是暂时在舟上休整。

  撑船的也是个十几岁的少年,个子小巧,才过蓝曦臣肩膀那么高,眉眼却生得灵巧乖觉,甚为可爱。

  撑船少年一边慢悠划着长蒿,一边偷偷打量着蓝曦臣。蓝曦臣自然感受得到,不免心生疑惑,他抬头看向船尾站着的少年,开口问道,“……我脸上可是有什么东西?”

  “…没有没有,只是公子生得好看,引得我总想多看两眼。”少年随口诓着,却说得真诚,反让蓝曦臣有些脸烧。他确实是年轻一辈修仙者的品貌排行第一,却鲜少有人这样当面夸赞,还是听起来不带一丝恭维的真心话。

  蓝曦臣轻咳一声,有些不好意思地刚准备开口说话,便被少年打断,“我见公子相貌举止皆不凡,是修仙之人吗?”

  “是,我叫蓝曦臣。” 

  “原来是姑苏蓝氏的大公子……”少年似是感叹地说着,言语间却有两分羡慕之味。

  “你知道我?”蓝曦臣讶异道,“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闻言便顿住了,只自顾自划船,纠结了半晌才回答,“孟瑶。”

 

  孟瑶二字那时是整个修仙界的笑柄,因为名字主人是当今兰陵金氏家主金光善在外生的孩子,本就不欲认领,孟瑶却带着所谓信物自己寻上了金麟台,结果自然是被当众羞辱一番,还被踹下金麟台,九百九十九级台阶,从最上面滚到最下面,遍体鳞伤。

  孟瑶倒是有骨气,站起身只是抹干净脸上血迹,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便走了。这事儿传开却叫他被所有人记住,被所有人取笑。

  蓝曦臣再不言语,孟瑶只当他同别的修仙之人一般瞧不起自己,像是要缓解尴尬气氛似的自嘲般开口,“你一定听过我的名字……”标志着一个天大的笑话。

  “我如今这般狼狈,也不曾要放弃过,”孟瑶剩下半句话还没说出口,便被蓝曦臣打断,带着三分歉意和七分宽慰之意,“孟公子也不可妄自菲薄啊。”

  蓝曦臣面上沾着雨水,身上衣物也已脏了好久,对于一向衣冠整洁的他来说确实狼狈,何况还是负任出逃。孟瑶不知道这些,却敏感猜出些相近原因,他只真切看见蓝曦臣温和的笑,即便是风雨里奔逃,也自有他的从容。

  他和他们,应当是不一样的。

  孟瑶知他心意,嗯了一声作应答,心里这样想着又忍不住打量起蓝曦臣,他又开口问道 :“蓝公子……可有什么我帮的上忙的地方吗?”

  “不知孟公子可有方便之处,暂供我容身?”蓝曦臣问。

  “寒舍虽小尚能遮风挡雨,蓝公子若不嫌弃,可上我那住着。”

 

  孟瑶的住处是真的简陋,是艰难存活在市井里的一间蜗室。

  孟女死后,孟瑶带着那雕着金星雪浪的信物去找金光善却被扫地出门,回到云梦后便卖了这尚值些钱的信物,用卖得的钱租了这小小的蜗室和那一叶扁舟,平日给人摆渡,倒也算谋得了生计。

  如今这小小一间蜗室又住进了蓝曦臣,地方更不足。

  蓝曦臣只在孟瑶住处停留了两天,因此次出逃的任务是要找个地方将蓝家藏书暂时存放,待日后能重建云深不知处的时候再取回来,经过两天休整后蓝曦臣便要继续去完成任务了。

  孟瑶一直与蓝曦臣一起。他从小在云梦长大,对这地方熟悉,便提出帮蓝曦臣寻找藏书之处,蓝曦臣也未拒绝。

  温家势力渗入的地方极多,云梦也不是绝对安全,蓝曦臣要找到安全地方并不容易,还要时刻应对可能的暗箭,孟瑶便带着蓝曦臣一路绕偏僻无人处,一直到云梦江边一处破败的观音庙。

  观音庙里尽是灰尘,佛像上也挂满了蛛网,菩萨已经被冷落太久太久了。孟瑶简单拜了拜菩萨,蓝曦臣就在观音庙里四处边走边寻找。

  这里太破旧,温家人一定不会到这里来,只是这里也太简陋……若要藏书实在是不方便,安全也未可知。

  蓝曦臣正思考着,孟瑶却绕到了佛像背面。只见他右手虚虚握拳状,在佛像背后以一个北斗星连线击打数下。佛像震动了一下,在不断落灰之中缓缓升起约八十公分高。蓝曦臣讶异地看着佛像下露出的木制阶梯,通向地下不知哪里。

  “小时候被同龄人欺负,一路跑到这里,无意中发现的。”孟瑶一边解释,一边率先走了下去。

  蓝曦臣点点头跟在他后面,燃了个火符,照亮漆黑的楼道。

 

  书藏妥帖之后蓝曦臣便要离开,分别仍旧在那一叶小舟上。几日相处下来虽已熟稔,归程仍是两厢无话。蓝曦臣一直在思考回去之后要做的事情,而孟瑶只是看着他不说话。

  突然地,一声箭破空气的声音呼啸而至。

  孟瑶无甚武功和修仙之底,并未察觉到危险地逼近,反倒是一直出神想事的蓝曦臣先感知到。

  蓝曦臣是坐在船板上,箭直指他而来,先遇上的却一定会是站着撑船的孟瑶。

  蓝曦臣喊了声危险的同时一把扑向孟瑶。船板本就小,再经蓝曦臣这样一扑,两个人便擦着利箭双双落入水中,溅起水花飞入摇晃不止的小舟里。

  水下一阵翻涌两人才稳住身形,却都没敢探头出水面,幸而两个人水性都不错,尚能在水下保持镇静。

  孟瑶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蓝曦臣,蓝曦臣也没法解释,只摇了摇头,手指指水上,意思是先别上去。孟瑶心领神会,时间一久却就有些不适,他本就不是修仙之人,全凭从小长在多水云梦的锻炼才能在水下呆这么长时间,可肺里那点仓促吸进的空气已经不够用了,他本能地挣扎想上去,却被蓝曦臣拖住。

  蓝曦臣自然懂得孟瑶这状态是怎么回事,眼下却千万不能出水面,一出水面十有八九便是迎头一箭。他大约猜到射箭之人应是一路追着他的温家人,他进云梦这几天被孟瑶藏着尽走偏僻之处,温家人失了踪迹便在他来时的水边候着,他迟早有回去的一天,如今便是被温家人等到了。

  已经顾不得许多,蓝曦臣倾身上前,将自己存着的那口气渡给了孟瑶。孟瑶瞪大了眼睛,知道这空气来之不易也很珍惜,蓝曦臣离开他唇的一瞬他便紧抿了唇,手指来时方向,眼神交流来去便达成一致,两人一同朝着岸边潜游过去。

 

TBC.

简单解释一下文中安排的时间线。

关于到底是孟瑶先上金麟台还是先遇到蓝曦臣这点,原文里没有准确的说明,所有相关提及都是模糊的,只有一点确定就是时间很近,经过和我持相同意见和不同意见的人一起讨论辨析过后,因为没有确切证据所以还是保留我自己的观点。

也就是先上金麟台。

至于观音庙藏书,是我私心。

关于他们遇到的追杀和危险,基于原文中一句“救你于水火”。

就是这样啦,还有看似BUG的问题也可以在评论里提出来哦~有错误会更正。谢谢!

全文链接
 
 
 
评论(6)
 
 
热度(54)
 
上一篇
下一篇
© 风没南泠。|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