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名风泠。
高三最后冲刺中,预计暑假回来学排版~
坑不定,目前没坑。
 

[ABO/叶蓝]心字香。CHAPT.14

❤ 非原著向。

❤ 医生叶×病人蓝。叶A蓝O。

 

CHAPT.14

 

蓝河到底没能和叶修一起去B市。

 

叶修讲座的那一天,蓝河的学校有一场很重要的考试。如果缺考会有很严重的后果。

 

叶修是考试前一天下午的飞机,蓝河就去机场送了他,走的时候蓝河还叹息叶修人生的第一次讲座他就这么错过了不能现场看了特别遗憾,叶修就说如果你想听我可以单独讲给你听啊,被蓝河一脸谁真想听你讲座啊的样子拒绝了。

 

叶修也知道蓝河的意思,彼此的生命里有对方走过,每一个第一次都想参与。大概是那种“你的过去我来不及参与,你的未来我奉陪到底”的意思。只是考试更为重要,这也是没办法的。

 

登机之前叶修揉了揉一脸不舍的蓝河,亲了他一下然后说“等我回来。”就双手插着口袋跟着大部队踏上了征程。

 

 

这一次的讲座不只是叶修一个人,还有张新杰和王杰希。

 

叶修是上午,时间和蓝河考试的时间有一部分是重合的。大概是因为上学期请假太多和这学期以来也没怎么好好上课的原因,蓝河考完的自我感觉不太好。

 

标记过后身体有好转的迹象,于是就回到了学校继续过着寄宿制生活打算把以前落下的课程都自个儿补起来,还没到一个月,结果上次回去就被爸妈以什么私定终身之类的名义给小关了几天,后来和叶修合计了一下,又报告完父母,决定搬去叶修的那套空房子里住着。有个什么事儿也好照顾。

 

蓝河考完试就去办理了Omega离校手续。

 

Omega申请离校在外居住其实有点麻烦,因为学校也要保证Omega的安全问题,但是性结合是自由的不归学校管,蓝河虽然还没有和叶修登记结婚,却已经标记过了。学校在原则上不支持先标后婚,但也只是原则上。上次已经和叶修去医院开了一张标记证明,现在只要把证明交给学校就可以了。

 

以前在学校住的时间就不多,跟自己的室友也没什么感情,不存在什么不舍情绪,走的也算是干脆利落。倒是室友挺热情的跟自己告别说祝性福啊祝性福……蓝河一脸无语却还是跟他们几个交换了联系方式,算是留了个朋友路。

 

 

之前已经把该搬的东西都搬过去了,等到蓝河拿着叶修给他的钥匙打开屋子的门的时候,眼前是他堆了一堆的日常生活用品和满屋子的灰。

 

屋子里也不算是乱,大概是因为叶修常年不怎么住的缘故,灰尘倒是落了几层。蓝河天生的保姆心让他叹了口气就开始打扫屋子。

 

叶修虽然是一个人住着,房子买的倒是不小,蓝河心想这大约是叶大主治有钱任性,熟不知叶修对这房子其实根本没怎么上心,而且还是别人二手转给他的,当时朋友急着用钱他就好心帮了忙,就一直这样到现在了。不在乎外在环境的叶主治甚至都没有花心思再装潢一下。

 

叶修的房子里也没有围裙一类的东西,可见叶修在家从来都不做饭的,蓝河默默的在要买的东西的清单上加上了一个围裙,就这么脱了外套开始了大扫除。

 

内里是一件白色的针织衫,很快就蹭了脏,却也无暇顾及。从染满尘埃的厨房到稍微好一点的卧室,一个人里里外外打扫了个遍已经是晚上了。蓝河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汗,于是脸上也染了些黑。

 

打扫房子实在是个体力活,简直累的躺在床上不想动。心里却没有一点抱怨的想法,反而很充实的感觉。

 

这个房子,以后就是自己和叶修的家了。“家”这个词,还真是想想就让人觉得幸福啊。

 

休息完毕的蓝河想给自己做顿饭犒劳一下,厨房的冰箱里却是空空如也。无奈住进这房子的第一晚就叫了外卖。等吃喝完毕再做些善后的工作后,已经快晚上九点了。这期间叶修也有几条短信过来,到最后一条已经是登上返程的飞机了。

 

蓝河看到这条短信的时候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知道叶修想必已经把手机关机就回了个“等你回来。”再没去管,特别自觉的爬上了叶修房间的大床。

 

蓝河有个挺不好的习惯,就是喜欢在床上看书。也不知是基因问题还是为什么,眼睛倒没有因此而损坏,但是这习惯就一直被延续着十几年。而要开始用功补习以前落下的功课的蓝河,今晚已经要开始学习了。

 

课本就随手放在旁边的床头柜上,头顶的壁灯泛着淡淡的黄色,环境倒是挺好。

 

 

等蓝河完成今天计划的量准备睡觉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叶修大概也快回来了。蓝河本来是想等他的,大概是架不住今天一下午的劳动量和刚才的用脑量,刚放下书没一会儿就已经睡着。

 

于是叶修回来看见的就是在自己床上睡的特别安稳的Omega。

 

家里很干净,想是蓝河忙了很久的成果。

 

没有人的房子只是一座没有灵魂的空房子,有了人的房子才叫家。此刻叶修就时隔多年再次体会到了家的味道。

 

叶修觉得,自己还是很喜欢“家”这个字眼的。

 

奔波劳碌了一天的叶修也是累了,去浴室随意冲了个澡就上了床,也没去打扰睡的正香的蓝河,轻手轻脚抱住了他便进入了梦乡。

 

 

以后的日子就这么顺风顺水过了起来。

 

正所谓万事开头难,自从叶修开了个讲座的头,整天整天的忙事儿就来了。而真正进入了夏季医院也比以往更忙了,多一个人帮手都是好的,要叶修身体力行亲身而为的事情一件一件的堆起来,几乎每天都要忙到很晚。

 

而蓝河的学习计划也踏上了正轨。在学校的时间也比之前偷闲多得多了,只有晚上才回家看会儿书睡个觉。

 

每天叶修回家,蓝河基本都已经睡了,虽然是同居可两人见面的机会也不过是早餐时间。所以蓝河就变着法的把早餐做的特别丰盛。

 

而上次说好的端午节带蓝河回家,却因为叶修实在忙的抽不开身而不了了之。为此叶秋无数次在腾讯上训斥自家混蛋哥哥。叶修对此的回应是…无视之。

 

倒是蓝河想着这样不太好,于是约定了中秋节回去,如果到时候有时间的话。

 

这样的平静日子终止于蓝河一次发情期过后的一个电话。

 

 

发情期里的Omega,既然自家的Alpha都在,自然好解决的很。叶修一天完成两天的事超人一样的工作,然后请了三天的假在蓝河发情期的时候陪着他。这是自同居以来两人日夜相处的最长的几天了。

 

安然的度过了发情期,叶修恢复以往的忙碌姿态,而蓝河继续了他的学习计划。约莫是两个月的时间,蓝河终于发现了自己身体的不对劲。

 

好像最近有些嗜睡,有些恶心。好像上个月的发情期没有如约到来,好像这个月的也没来。

 

叶修和蓝河在发情期期间并没有做什么保护措施,对于孩子两人没什么特别的态度,就是顺其自然。

 

蓝河感觉好像是中奖了,抽空去医院做了个检查。这事儿没告诉叶修,如果不是的话就是白忙活一场,叶修太忙不打扰他。如果是的话……就算是个惊喜吧。

 

检查结果出来果然是有了。再过一段时间估计肚子都要看得出来了。

 

蓝河其实有点不知道怎么办,他们现在虽然标记了,可还没登记,理论上来说还算是非法的。虽然在今天的世界里标记过后就可以了,领证只是个程序,但程序该走还是要走的。

 

蓝河憋着没说,下周三的叶修生日,他打算那时候再告诉叶修。

 

FIN.

全文链接
 
 
 
评论(32)
 
 
热度(43)
 
上一篇
下一篇
© 风没南泠。|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