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名风泠。
高三最后冲刺中,预计暑假回来学排版~
坑不定,目前没坑。
 

[ABO/叶蓝]心字香。CHAPT.9

差点以为要断更,这个月考试太多模考段考联考各种考也是醉了,最关键的是母上不让碰电脑了。

但是母上这周末加班…我又摸上来了。码完字滚去复习,下周联考心塞的。

我估摸着,下章就该标记了吧…

 

❤ 非原著向。

❤ 医生叶×病人蓝。叶A蓝O。

 

CHAPT.9

叶修是惊醒的,以前几乎没有过。

 

脑子已经是一片清醒,就感觉到怀里人的呼吸越来越弱,眉头有些皱着,面色苍白,好像呼吸很难受的样子。叶修立刻就判断出来了蓝河的状况,大概是先天性的心脏病诱发的急性心力衰竭。

 

眼下需要做的就是抢救。

 

叶修先慢慢松开怀抱,然后赶紧下床,按了床头的急诊按钮,然后在床头柜里找了备用的急救药先扶起人让蓝河咽下去。

 

推门而入的是过年回来一直到现在还没离开的方士谦。后面跟着当晚值班的其他几个人。

 

看见蓝河的样子也立刻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几个人特别麻利的将蓝河移到可移动床上就小跑着推进手术室抢救。

 

叶修也跟在后头,方士谦却拦住了他,“关心则乱。你还是在外面等着吧。”方士谦这么跟叶修说,叶修想想也是,点点头就坐在外面。

 

 

红灯亮起。如一道警灯般闪进叶修心里。

 

遇到蓝河,真真是好多事情都有了第一次。比如此时,第一次这么为一个人着急,担心。第一次有了害怕失去一个人的感觉,这放在以前是从来没想过的。

 

以前是为别人做手术,仔细认真,不敢有一丝错误,就怕会因为自己的失误而让等候在外面的或是家人或是爱人伤心,说到底,自己也没有这样“怕被伤心”过。现在体会到了,并不好过。

 

这病来的毫无征兆,之前的蓝河也一直好好的,病隐藏的深,是连叶修都没看出来。而叶修怎么也不会想到突然发病是因为积蓄已久的表面上还算稳定的病只因为看到他接受别人的花的那一刻的精神刺激而诱发。

 

要说这个导火索,叶修当的还挺冤的。因为那束花根本就不是送给他的。

 

当时蓝河在过道里看见的那个戴着眼镜穿着斯文的青年叫林敬言,因为突发的出差让他等不到值晚班的方锐,而方锐在家睡觉向来是关了手机,他们虽然早就在一起也没发展到同居的地步…就是由于各种阴差阳错的巧合,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急性心脏衰竭只要抢救及时,抢救不过来的可能性不大,但蓝河的病发基础是先天性心脏病,抢救回来的可能性才是不大。叶修如果早知道那天蓝河会在那个时候来找他,断然是不会让蓝河撞见的。

 

可是没有如果。

 

先是坐着,后来站起来来回踱步,再在手术室的门前试图看到里面的状况,最后又坐回去点了根烟。叶修现在是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好了。

 

病发来的突然,叶修突然后悔起之前没有标记蓝河。标记过的Alpha和Omega之间会有种说不清的精神联系,至少可以感应到蓝河现在是生是死。而现在,只能备受煎熬。

 

 

也不清楚究竟是过了多长时间,手术室的门打开了。走出来的是方士谦。

 

叶修此刻是既想见着他又不想见着他。那句“对不起,我们尽力了。”的可怕,现在才意识到。

 

好在方士谦并没有说这句话。他说,心跳恢复了,就是人还昏迷着。

 

叶修松了口气。人昏迷是小事,总有醒的一天。他笑了笑,对着方士谦说了句谢谢。

 

方士谦又说,该做些什么你都知道,我也就不啰嗦了。叶修嗯了一声。

 

他的身后,蓝河被推出来。

 

面色好像是比进去之前红润了些,呼吸也稳定着。

 

叶修说,我来。推着蓝河躺着的可移动床,也不顾旁边几人注视的目光,就这么看着蓝河的脸,脚下一步步走着,坚定。

 

 

之后便是等着苏醒的日子。说难熬其实也不是特别难熬,心中有那个信念,叶修白天的工作都完成的快些,只为忙完后就可以去病房里陪着蓝河。

 

这时候的蓝河特别安静,不会还和很久以前一样亲他一下就会炸毛之类的,任由叶修握着他的手,再贴在脸上,感受着双手交握的温度。

 

蓝河的身体一天比一天状况好些,就是不醒,饶是叶修也不免有些焦虑了。

 

苏沐橙说叶修,你这个状况可以用一句话形容。

 

叶修问哪句。

 

苏沐橙就说,愿指魂兮识路,教寻梦也回廊。

 

叶修说虽然我文化水平不高你也别这样啊,我还是能理解这是写给死人的你咒我呢。

 

苏沐橙说,诗是这样没错,可小蓝河现在不就是魂魄一回来就醒了么,不要在意细节。

 

叶修没回话,苏沐橙给叶修倒了杯茶就走了,临走的时候说了一句,别太辛苦自己,哪天蓝河醒了看见你这模样不得心疼么。叶修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苏沐橙的话灵验的太快。

 

第二天晚上的时候叶修照例陪着蓝河。就趴在蓝河的病床边,渐渐有些困意。

 

花香来的突然却猛烈,幻觉一样。叶修以为自己这是睡着做梦了,就想起出事前蓝河送他的那一束勿忘我。

 

怎么会忘记你。叶修默想。

 

一声细微的轻吟就清晰的传进叶修的耳朵。紧握着的手温度也高了起来。于是叶修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

 

昏迷着的人发情期却如约而至。

 

叶修正想着起身去给蓝河找抑制剂,还想着怎么喂进去,要不就直接注射吧,就感到准备松开的手突然被人抓住,床上的人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的,看着起身的他,声音特别小,也不知道手上是哪来的力气。

 

叶修,不要走。

 

惊喜来的突然,叶修又重新坐在病床边缘处,更加用力的回握住蓝河。

 

小蓝,哥永远在你身边。

 

TBC.

 

PS:百度了下急性心衰的抢救过程,忒麻烦,而且好像是不用手术的…我还是一个手术就解决了。

开坑前去问医生说先天性心脏病诱发的急性心衰基本是晚期了,不过这里么反正是ABO世界【你。

以上。

 

全文链接
 
 
 
评论(3)
 
 
热度(65)
 
上一篇
下一篇
© 风没南泠。|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