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名风泠。
高三最后冲刺中,预计暑假回来学排版~
坑不定,目前没坑。
 

[ABO/叶蓝]心字香。CHAPT.7

❤ 非原著向。

❤ 医生叶×病人蓝。叶A蓝O。

❤ 蓝河写手,真名许博远,笔名蓝河。但是除了亲人和不熟悉的人一般他都喊蓝河。

❤ 文章题目跟文章内容没有关系。←其实是取名废。

❤声明:脑洞源自小白三爷。有重要事件相似。HE。

❤开学大概是周更【心塞的】

❤ OOC有。

❤ 另外这是我第一次写ABO…有不合理的地方还请指出来w

 

CHAPT.7

“蓝啊,你这算是答应哥了?”叶修笑着问。

 

“……”蓝河沉默一会儿果断回答,“没有!”

 

“……那哥还要苦逼的单身着啊。”叶修叹了口气,满满的失望。但其实没有这种情绪。他不知道蓝河此刻为什么这么说,但他猜蓝河不过是还在担心,还在怕。蓝河最缺乏的是安全感,希望被保护,容易习惯别人的好会依赖,会有莫名的小情绪,心情不好宁愿自己一个人也不愿意麻烦别人,他太了解他了。既然他怕,那么在做爱人之前就勉强先做爱慕者一类的角色,省的他怕自己离开。

 

在一起不过是时间问题,谁知到蓝河那总是胡思乱想的脑袋里此刻又怎么转弯了呢?时间当然是越快越好,但也不用逼那么紧。

 

叶修心想万不得已的时候只能霸王硬上弓了…也只限于想想。他知道在这个很多人都不太在意的时代里,蓝河对于关系的进一步发展,以及往后再多想点的标记问题都是很在意的。当然,叶修自己也非常在意。要达到肉体上的契合,就必须先让精神结合。

 

所以他会一直等着他,等他亲口说答应他的那一天。

 

“没事,我不也陪你单着呢么。”蓝河倒是客气的很。

 

“也是,蓝河大大可不许从我身边逃开了。”叶修又笑。

 

“你就这么不信我么。”蓝河想,要是叶修现在在他面前,他肯定一记眼刀就过去了。却是这么一想,就立刻马上的想要见到叶修,没有过的强烈念头。然后他就听见自己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叶修,我要见你。”

 

他说的是要,而不是想。

 

说完又补充一句,“你等我。”没等叶修说什么呢蓝河就果断挂了电话。

 

在深夜的十二点半,又是大年初一,就穿戴好衣帽准备出门了。

 

蓝河爸爸问:深更半夜的你到哪儿去?

 

那时候蓝河已经整个身子在门外,就差两秒门就关上了,他回头给爸妈留了个笑,匆匆回答“医院!”然后门就被毫不留情的关上了。

 

倒是被儿子摔门而去了的父母并没有生气,反而相视一笑。蓝河爸妈觉得自己还挺开明的,并没有什么过年必须呆在家陪家人的硬性规定,一是不想限制儿子的人身自由,二也是在儿子出门后可以过过平常几乎没有的二人世界——老夫老妻了也还有浪漫的不是么?

 

蓝河妈说,我看八成是成了。

 

蓝河爸反驳,不,我觉得是十成的成了。

 

作为父母不可能真的只顾着看春晚,儿子的一举一动他们可都注意着呢。他们家蓝河喜欢叶医生,当爸妈的是一眼就看出来了。被问到的人还嘴硬着不承认,只能蓝河爸出主意蓝河妈执行,默不作声给蓝河在叶医生那里刷好感度。这年头有这么个优秀的Alpha而且还单着挺不容易的,怎么着也要试试,就算成不了,也算是尽力了。

 

不过在后来发现叶医生叶喜欢他们家蓝河之后,两个人就算是真正放心了,两情相悦的A和O,那还不得成么。就是两个人这么个互相喜欢的状态有点久,而且还不戳破,看着做父母的心里都急,又不能说什么。趁这次过年,蓝河爸指挥蓝河妈主动出击。看刚才自家儿子在阳台上一会儿沉默一会儿笑,一会儿激动一会儿眼里噙泪的,估摸着这事儿终于算是给搞定了。这会儿儿子丢下他们大过年的就跑去医院,算是放下了一百二十个心。

 

 

蓝河在路边没看见一辆出租车,当即决定跑去医院——因为从小经常去医院的原因,蓝河家住的离医院并不远。

 

说不远,跑起来还是有点距离的,但心急火燎如蓝河根本不觉得累。

 

等到完全忽视了自己的病而一口气跑到医院在门口看到等着他的叶修时,蓝河才开始思考起自己今晚到底没经头脑的做了多意气的事。可思考不及十秒,身体已经先一步的扑进了一个不太温暖的怀抱了。

 

天上洋洋洒洒飘着雪,蓝河嘴唇被冻的发紫却全然不自觉,身体也因为跑步的原因并不冷,倒是站在这里良久的叶修身上附了一层薄薄的雪。可不一会儿,叶修的身体因为怀抱原因便暖起来了,他紧紧拥着蓝河,像是抓住了什么绝世珍宝。

 

身为一个Omega,真是太不矜持了。蓝河在心里鄙视自己。不过,反正迟早自己都是眼前这个人的,在他面前又矜持给谁看呢。

 

叶修抱了很久,仿佛连时间都静止了一般。四周没有别的人,远处的烟花还能看得见在升腾,漫天的雪花昭示着时间还在继续,医院门口的灯光打在两个人身上。蓝河回抱着叶修,脑袋搁在他肩上,把那一片衣服枕得滚烫。可温度再高也不及他即将出口的话。

 

他凑近叶修的耳边,说,叶修,我答应你了。

 

其实根本没有叶修想的那么多,理由特别简单,只是他想亲口跟他说,而已。

 

叶修没回答,蓝河又咬了咬他暴露在冷空气中的耳垂,说,叶修,我们在一起吧。

 

真是胆子不得了的Omega,叶修心想,他笑了笑,说,好。并且回以一个更加有力的禁锢,像是想要把蓝河揉进骨子里一样。

 

属于Alpha的浓烈信息素一瞬间就散发开来,似乎把四周的冷都压了下去。蓝河是首当其冲被影响的那一个。未被标记的Omega出于身体本能的对陌生的Alpha气息敏感,蓝河的身子伏在叶修怀里颤了颤。

 

“外面太冷了,我们进去。”叶修这么说着,然后放开了他,却是十指相扣的拉着他的手。

 

 

进到蓝河长住的那间病房的时候,暖气早就开好。病房里暖得像春天。

 

蓝河被叶修压在柔软的病床上,吻随即落下来。先是细腻的,轻柔的,然后撬开牙关就毫不客气的侵入进去。搅在一起的舌让呼吸都显得单薄。

 

喘着气停下,叶修伏在蓝河耳边,呼吸打得有些微痒,他说,蓝河,我想标记你。

 

太快了,还太快了。

 

蓝河身子僵了僵,看着叶修,脸上是藏不出的泛红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叶修笑了笑又说,不过,我会等到你愿意。

 

然后房间里他的味道瞬间就消失的干干净净。

 

自己想着什么这个人都能了如指掌,蓝河想。刚才那样的压迫感从来没有过,身体本能的屈服,不知所措。现在没有了,反倒说不出自己是什么感觉,是松了一口气,还是……失望?

 

但是蓝河还挺高兴,他想刚才叶修要是真办了他,且不说叶修根本不照顾他不在发情期,这样只会让他认为叶修不过还是个尊崇本能的Alpha罢了。倒是现在这样,很好。

 

心里高兴归高兴,蓝河毫不客气的瞪了叶修一眼,笑骂道,你调我?

 

……真是什么都敢说的Omega,叶修笑。

 

TBC.

全文链接
 
 
 
评论(5)
 
 
热度(79)
 
上一篇
下一篇
© 风没南泠。|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