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名风泠。
高三最后冲刺中,预计暑假回来学排版~
坑不定,目前没坑。
 

[ABO/叶蓝]心字香。CHAPT.6

终于告白惹…嘤quq

❤ 非原著向。

❤ 医生叶×病人蓝。叶A蓝O。

❤ 蓝河写手,真名许博远,笔名蓝河。但是除了亲人和不熟悉的人一般他都喊蓝河。

❤ 文章题目跟文章内容没有关系。←其实是取名废。

❤声明:脑洞源自小白三爷。有重要事件相似。HE。

❤开学大概是周更【心塞的】

❤ OOC有。

❤ 另外这是我第一次写ABO…有不合理的地方还请指出来w

 

CHAPT.6

除夕之夜。明明还没到零点,各种大小礼花已经开始陆续盛放。黑暗的夜空也被照的亮堂。

 

蓝河正乖乖呆在家里陪一干长辈看春晚。事实上蓝河对每年的春晚兴趣并不大,所以也仅限于陪着,其实一直低着个头回复着朋友发来的短信。其中也不乏在那一次醉酒之后调侃他的,都被他打着哈哈模糊着糊弄过去。

 

可是自己心里怎么可能不在意。

 

发来的贺年短信已经不少,却并没有叶修的。怎么说呢,心里还是很失望的吧?即便是不那么重要的人,也会随手一个群发短信过去,重要的人更不必说,是会一个字一个字的编辑好再发过去的。可不发呢……?

 

……其实这几年就没看过叶修用手机。蓝河突然想起这个严肃的问题可能才是根本原因所在。

 

 

离零点还有三十分钟,蓝河妈看蓝河看短信看的入迷,突然想起什么一般说,“别忘了给叶主治也发一条。”

 

……我倒是想发。蓝河心里默默回应着没说出来。

 

就算没手机,医院总能联系到他吧,不然万一出了什么事找不到他人怎么办。不过打去值班室只为了说句新年快乐是不是太兴师动众了?

 

……管它呢。

 

蓝河决定随心一回。

 

于是拨了医院的电话。喂了一声,对方应了,却怎么都没想到是个无比熟悉的声音。

 

叶修显然也听出了蓝河的声音,很意外,“出什么事了?”

 

“……没事。”蓝河回应了两个字,然后就沉默下去。明明拨通之前心里还盘算着要怎么跟接电话的人开口,想了几个理由,什么自己是叶主治好多年的病人啊什么自己是叶主治的仰慕者啊诸如此类,可现在接电话的换成了本人,竟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叶修也没说话。彼此的呼吸声如同打在耳畔,蓝河这边外面闹的很,叶修那边却安静的什么杂声都没有。

 

总不能一直这么沉默下去吧,蓝河正想着接下来找什么话题好,一边想着一边就走到自家阳台上,靠着围栏,看见客厅里的电视上,似乎主持人在倒计时准备迎新年了。

 

三。

 

二。

 

一。

 

“新年快乐。”彼时一直沉默的两人不约而同的一起开口。

 

叶修轻笑起来。此时好像也没刚才那么纠结了,蓝河就问,“你怎么会在医院?”

 

“这个啊,因为反正我回自己房子里也就是一个人过年,不如做做好人值个班,让那些个想家的回家去呗。”叶修用特别随意的口气答着。

 

……那你家其他人呢?

 

蓝河差点脱口而出。又想到以前叶修跟他说他是离家出走的,这么些年都没回过自己真正的家,话出口时就换成了“医院就你一个人?”

 

“沐橙也在。不过她已经睡了。”

 

“……”话题总是结束的这么快,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过了好一会儿,叶修笑着说,“小蓝你这样占着线不说话,时间长了,别人可说我假公济私了。”却没有一点怪罪的味道在里面。

 

“我……”蓝河无语着刚想反驳,就听见叶修念他名字,

 

“蓝河。”

 

“……嗯?”条件反射的回应了。

 

因为零点的原因,烟花礼炮放的更加肆无忌惮,漆黑的夜空一阵一阵的变亮又暗下去,再变亮。声音也是特别符合过年气氛的喧闹,都几乎听不见除了炮声以外的声音了。

 

可蓝河还是无比清晰的听见叶修说,“我喜欢你。”

 

是什么样的感觉呢?说不清楚。那一瞬间心里涌上来的,有惊诧,也有松了口气的感觉;有意外,也有抑制不住的幸福感猛然的就从心底攀升的感觉。眼眶不自觉的就红了,可一点都不想哭,反而想笑,于是就真的笑了起来,可仍然有泪从眼角滑落,大冬天的留在脸上的痕迹处凉凉的,被风一吹还有点冷。

 

“蓝河大大给点反应啊,大大莫非看不上我这个小医生?”叶修的声音此时听上去是那么近,近的好像就在耳边一样。明明语气那么轻松,蓝河却敏感的察觉到压抑着的对方的紧张。

 

蓝河想,第一次看见叶修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心里好像有什么奇怪的感觉。性别分化的晚,后来才知道,大概那是Omega对Alpha天生的感觉,一看见他就觉得,这辈子就是这个人了,不会错了。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Omega生来就是被征服的,要怎么去征服一个Alpha?

 

人们常说时间才是最伟大的,一切都会被它消磨殆尽,无论是快乐的,还是悲伤的,最终都会过去。或许他只是这样默默喜欢着他,很多年以后,那时候可能已经跟别人在一起,又或许还喜欢着,但终归都只会尘封在记忆的一角,随风逝去。

 

可转眼,已经四年,人还经常在他眼前晃来晃去,跟他说着自己的往昔,帮他临时标记…

 

也不是没想过最好的结局,彼此喜欢最终幸福的在一起。几率又能有多大?对方是医学界的神,自己不过是个大学生,再写写东西有些小名气,对比之强烈想想都可怕。那些书里说的爱跨越一切能相信几分?

 

而现在他真的开口了,他说喜欢自己。蓝河掐了掐自己,吃痛以确定。

 

他听见自己开口说,“对,我看不上小医生。”声音里是拼命忍住的因为各种情绪夹杂在一起的颤抖与哽咽。

 

漫长的一个停顿,直觉告诉叶修,蓝河一定没有说完。

 

一定……的吧?饶是平常那么一副对任何事都无所谓的样子的叶修,这一次也不敢百分百确定了。

 

蓝河喜欢我的。叶修给自己这样的心理暗示。的确反反复复想过好多遍,几年相处的点点滴滴在脑子里走马观花一样过去,无一不确认着蓝河喜欢自己。多少次那句“我喜欢你”想脱口而出最终都抑制住,只怕感觉是错的,蓝河会拒绝,继而反感。

 

这一次终于说出口了,只是刚轻松下来没一会儿,又被悬着心。

 

蓝河如他所料又开口,“可你不是什么小医生,你……可是叶神啊。”蓝河一字一顿的说完,这一次真的完全轻松下来了,笑着,“叶神你怎么不说话了?”

 

“……蓝河大大说话不能大喘气啊。”那边也轻松起来,“不要叫叶神,叫叶修。”

 

“……嗯,叶修。”

 

“诶,小蓝。”

 

“叶修。”

 

“小蓝。”

 

……

 

蓝河一遍一遍叫着叶修的名字,似乎是在确认着什么,叶修也就陪着他,一遍遍回应。

 

TBC.

全文链接
 
 
 
评论(3)
 
 
热度(64)
 
上一篇
下一篇
© 风没南泠。|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