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名风泠。
高三最后冲刺中,预计暑假回来学排版~
坑不定,目前没坑。
 

[ABO/叶蓝]心字香。CHAPT.4

❤ 非原著向。

❤ 医生叶×病人蓝。叶A蓝O。

❤ 蓝河写手,真名许博远,笔名蓝河。但是除了亲人和不熟悉的人一般他都喊蓝河。

❤ 文章题目跟文章内容没有关系。←其实是取名废。

❤声明:脑洞源自小白三爷。有重要事件相似。HE。

❤开学大概是周更【心塞的】

❤ OOC有。

❤ 另外这是我第一次写ABO…有不合理的地方还请指出来w

 

CHAPT.4

临近年底的时候,蓝河的第一本书终于上市。网络连载了很长时间人气一直挺高,实体书之前宣传也足够,上市就卖的挺快。

 

自然是免不了要请客吃饭的。

 

大冬天,几个人就跑去吃火锅,喝了点酒,完事儿了又跑去KTV。

 

歌还没唱起来,游戏已经玩起来了。

 

蓝河请的这些人都是关系特别好的,不是同为写手就是他的责编,人说起来也不多,加蓝河自己也就五个。知道蓝河对叶修那点心思是理所当然的。最近又听蓝河分享了点发展,不知道是酒喝多了还是真心想撮合,游戏玩着就起哄说要让蓝河给叶修打电话告白。

 

不过是蓝河的话,告白大概也只能当做调侃了。

 

最后电话打过去,还没接通呢就被曙光旋冰抢走摁了免提,接通了以后倒是都不说话了,怂恿着蓝河开口。

 

KTV包厢里灯光昏暗,蓝河的脸不知是因为酒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红着。

 

磨叽半天才开口,一边开口还一边瞪着起哄的众人,说出话来声音却软的很,“叶主治…有时间么。”

 

“有。”对方回答了,蓝河又开始在脑海中搜索着措辞。

 

平常码字行云流水,这会儿倒是搜索不到了。半天又开口,说了一句,“我给你唱首歌吧。”

 

蓝河觉得叶修一定觉得他莫名其妙。但是手机里对方的声音扩散开来,似乎是轻笑了一声,说,“哥洗耳恭听。”

 

然后又是漫长的等待。其实是其他人抢着强制点歌,又被蓝河拉开,然后又抢…两个Alpha两个Beta,除了春易老其他三个都在抢,蓝河一个Omega哪能抢得过,最后还是春易老开口说差不多行了你们别太过了才消停。

 

蓝河最后找了一首挺平淡的歌,无名故事。

 

一曲罢,很长时间没说话。蓝河就问,“怎么样…”

 

叶修声音从手机里传来,“很好听。不过好像挺悲伤。”

 

“嗯…”蓝河回着,又看见面前悬了一张纸,上面写着“邀请他来这里。”

 

……好好的玩什么游戏,玩就玩,还输了。

 

蓝河看着那张纸,心里默默吐槽自己。然后小心翼翼的开口,“那个…现在方便出门么。”

 

“嗯?”

 

“……我…请你唱歌。”蓝河到话出口也没想好什么好点的词。

 

“这必须来啊。”叶修似乎又笑了。

 

 

 

叶修抬头看了眼包厢房号。推门进去。

 

就感受到满房间充斥着的Alpha的味道。应该都不是故意的,看得出来这几个人都喝了酒,都无意识的释放着自己的信息素。

 

叶修一眼就看到坐在中间的蓝河。

 

不知道为什么就有些生气。生气他不知道保护自己,明知道自己心脏病根本不能喝酒,少点还好多了就容易出事,还和两个同样喝得几乎差不多的A呆在同一空间,是不知道自己处在什么状况下么?不知道难受么?

 

几个人看到叶修进来,都站起身表示欢迎。叶修也换上笑意点头示意了下,就径直走到蓝河旁边,说着大家都坐不用客气。

 

就又接着之前点的歌该谁唱谁唱,不过来了不熟悉的人多少有点拘谨。

 

叶修看见蓝河的脸红红的,却红的不太正常。身体有些发抖却在极力克制,看得出来努力保持着理智大概是不想扫大家的兴。

 

又坐了一会儿,蓝河就站起来说是要去洗手间。去了半天没回来,叶修想着蓝河之前的状态,不放心就找了过去。

 

还未走近洗手间就听见里面有嚷嚷声。

 

叶修很容易就分辨出蓝河的声音,不过跟另外一人比起来声势上就弱。

 

就那么几步路了,叶修也三步作两步跑了起来。一进去就看见什么不得了的画面。

 

蓝河被一个叶修不认识的人按在洗手台上。属于Alpha的信息素爆发在空气中,带着明显的酒味,蓝河看上去几乎没了抵抗。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叶修连爆句粗口都没来得及,动作已经快过脑子一把上前将那个Alpha推开。洗手间里本来就小,那人被叶修这么一推头就磕在墙上。不过身体素质好,没晕过去,倒是清醒了一些。

 

虽然说是喝醉了的原因,不过这个Omega根本没被标记好吗,就算亲了又怎么了。那人瞪着叶修腹诽着。不过叶修不加收敛的信息素显然压过了这位,看看蓝河又看看叶修,那人骂骂咧咧的走了。

 

陌生Alpha的信息素渐渐被叶修的代替充斥在空气中,叶修却明显能感受到这其中夹杂着的越来越浓的勿忘我。

 

刚才被压在洗手台上的人一脸潮红。忒明显的Omega发情期了。

 

“蓝河大大你发情期还能再稳定点吗。”叶修默默念了一句。

 

蓝河本来就被酒精诱发了发情期,刚才被Alpha的味道包围着,现在又在叶修的信息素包裹之下,根本好不了。身体软的紧,都要往下滑。根本没带抑制剂。

 

叶修两手环住蓝河稳着他的身形,蓝河的手就攀上他的脖子把自己凑近。

 

“蓝河大大你知道你在诱惑我么。”叶修努力保持着清醒。

 

蓝河似是无辜的看着叶修,眼睛渐渐蒙了一层雾,看不清眼前的人,本能让他把自己往对方怀里送。

 

“蓝河,我是叶修。”叶修在他耳边说着。

 

“嗯……”蓝河模模糊糊的回应。

 

“你现在是发情期,如果硬挺过去会有很坏的影响。”

 

“嗯……”

 

“临时标记,可以么?”叶修问着。

 

“嗯……”

 

叶修心里叹了口气,对方此时好像是回应着其实根本不清醒。但是没有别的办法了。

 

一遍一遍舔舐着蓝河脖子上敏感的腺体,听着对方口里溢出的轻微呻吟,深吸了口气,就找着刚才被反复舔舐的地方一口咬下去,然后慢慢将自己的信息素注入。

 

TBC.

 

其实应该还有的…但是上网时间有限制quuq就这样吧【。

 

全文链接
 
 
 
评论(2)
 
 
热度(72)
 
上一篇
下一篇
© 风没南泠。|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