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名风泠。
高三最后冲刺中,预计暑假回来学排版~
坑不定,目前没坑。
 

[ABO/叶蓝]心字香。CHAPT.2

❤ 非原著向。

❤ 医生叶×病人蓝。叶A蓝O。

❤ 蓝河写手,真名许博远,笔名蓝河。但是除了亲人和不熟悉的人一般他都喊蓝河。

❤ 文章题目跟文章内容没有关系。←其实是取名废。

❤声明:脑洞源自小白三爷。有重要事件相似。HE。

❤开学大概是周更【心塞的】

❤ OOC有。

❤ 另外这是我第一次写ABO…有不合理的地方还请指出来w

@空里流霜  ←我坚强的后盾说我把困海转让了她不是我的后盾了因为困海是她原创人物的…后来她又说她还是我后盾【。

 

CHAPT.2

因为隔三差五就来医院的原因,如果医院不是人特别多,基本上蓝河的那间病房就空着。大概也是医院照顾这个从小到大的病人,明明是双人病房,却总是只有蓝河一个人。

 

但这天蓝河的邻床来了个孩子,叫卢瀚文。

 

不过让蓝河先惊讶道的不是卢瀚文,而是他哥哥,黄少天。黄少天是谁?律师界鼎鼎有名的机会主义者。据说每次的官司只要黄少天在场,对方辩护律师说话的时候他总是静默着等待时机,一旦抓住对方的一个漏洞,便毫不犹豫出击,不放过一丝一毫机会,反驳的对方哑口无言,官司胜率特别高。

 

蓝河虽然是个小有名气的写手,但按照自己的大学来说以后职业应该也是个律师。黄少天顺理成章就是他的偶像。

 

但是相处几天下来,蓝河发现黄少天根本不是想象中那样冷漠无情…比如他一个二十几岁的人了还和十几岁的弟弟抢零食吃…平常在病房里话多的简直…并且这么厉害的人其实竟然是个Omega。

 

好在蓝河接受能力强,几天下来也是习惯了这一兄一弟,并且成功和昔日偶像成为好朋友。卢瀚文显然也很亲近蓝河,一口一个蓝哥的叫,倒是每回叶修来,喊得是叔叔。看着叶修无语凝噎的样子,蓝河没忍住就笑了出来。

 

等蓝河看到叶修看着他的别有意味的目光时,才想起来自己好像还没有正式表达过自己已经原谅他那天晚上的事的意思。

 

要是放在以前蓝河肯定是憋在心里不会说,就让这事儿不了了之的过去。

 

但这么一个月他也想了许多。为什么自己之前那么被动,攻略的事也不过是想想,从没考虑过要付出行动。是觉得对方是医学领域的大人物而自己不过是他的一个病人,不会有结果;还是根本就觉得喜欢上他是个错误?

 

喜欢就是喜欢了,不存在什么错误不错误。只是喜欢一个人的事,要想把转化成两个人的事,就要把个人的喜欢变成彼此的爱。蓝河是这样理解,所以至少要迈出第一步。

 

所以蓝河找了个时间,又拎着自家母亲做的小点心出现在叶修办公室门前。叶修半天才开门,一开门就有一股烟味扑鼻而来。蓝河皱了皱眉,他着实不太喜欢烟味。

 

细节却被叶修捕捉到。叶修以为他又是被母亲强迫来的,接过盒子刚想善解人意的开口叫你妈妈以后别送东西给我了我照顾你是职责本分应该的,话未出口就听见蓝河说,“叶主治有空么我想找你说几句话。”

 

叶修反倒是愣了愣,反问,“很重要?”

 

蓝河显然也没想到对方会问这么一句。他想,对自己来说的话的确很重要啊,还有可能关乎自己的终身幸福呢…不过现在还是关心眼前吧。蓝河点了点头,又补充了一句,“很重要。”

 

然后就看见叶修从门里走出来并回头锁好了门。边锁还边说,“小蓝啊哥屋子里都是烟味儿对你身体不好,既然很重要那我们出去说。”

 

 

 

“我……”

 

“到地儿再说。”

 

蓝河坐在叶修车的副驾驶位上,任着对方俯身帮他系好安全带。对方凑得太近,离自己只有十公分,身上还有烟味儿都闻得到。

 

不自觉得红了脸,对方却视若无睹。

 

叶修在心里笑了笑,没事儿人一样专心开起车。

 

蓝河装作看着沿途的风景,事实上都是高楼大厦没什么好看的,最后目光还是回到叶修脸上。刚认识叶修的时候他的脸还肉挺多,这些年估计也是忙多了,都瘦了下来渐渐棱角分明起来。意外的很好看。

 

路不长,一会儿就到了。

 

叶修还特绅士的绕到蓝河这一边替他开门。蓝河觉得这一定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叶修吧,说好的宅男体型呢说好的毫无风度呢说好的自由散漫呢?

 

蓝河就无意识的跟在叶修后面。

 

“刚才盯着哥的视线那么火热,这会儿想什么呢这么出神,这么放心跟在后面不怕我把你拐了?”就听见叶修的声音突然响起来。

 

“……谁盯着你了。”蓝河还下意识的否认。

 

叶修没接话,又笑了笑。带着蓝河找进一家叫“困海”的咖啡厅。

 

就坐在窗子旁边。走来一个侍者打扮的人,明明普通的服装穿在他身上竟格外好看。

 

好像和叶修认识,上来就直接问,“叶主治想要点什么?”

 

“文州你看着办吧。”叶修回着。

 

“好。稍等一会儿。”被叫做文州的人微笑了笑,转身离开。

 

“喻文州,这家店的主人。”叶修一句话介绍了,转而直接切入主题,“想说什么,说吧。”

 

“我……不怪你了。”蓝河半天才想到这句没头没尾的话。

 

“嗯,我知道。”叶修却好像立刻就明白他在说什么一样回着。

 

蓝河顿了顿,心里又纠结起来,接着又定了定心,说,“还有,谢谢你。”如果叶修能理解,就该是谢他在他发情期的时候没做什么过分举动;如果不理解…就当是谢他这几年的照顾好了。

 

“应该的。”叶修笑了笑。

 

蓝河没却没注意到,心里想着,果然自己怎么样对他而言根本不重要吧。沉默着低下了头,又不知道接着该说什么了。

 

TBC.

 

 

其实是上午十点更的。

但是死蠢的我刚才去翻叶蓝TAG没发现自己的文。

回来发现自己忘记打TAG了…

真是被自己蠢死。

现在都下午五点了…心好累。 

重发重发…。

全文链接
 
 
 
评论(2)
 
 
热度(75)
 
上一篇
下一篇
© 风没南泠。|Powered by LOFTER